新疆18选7开奖走势图
當前位置:首頁>中心專欄>中心評論>登記新規能否帶來社會組織的春天

登記新規能否帶來社會組織的春天

來源:社會組織網
2013-05-08

  今年兩會期間,國務院提交的國務院機構改革和職能轉變方案中提到,成立行業協會商會類、科技類、公益慈善類、城鄉社區服務類四類社會組織可以直接向民政部門依法申請登記,不再需要業務主管單位審查同意,這讓很多中國民辦社會組織看到了春天。時隔快兩個月,記者了解到,雖然民政部關于社會組織管理體制的具體改革細則還未出臺,但各地先行試點已經讓很多“黑戶”社會組織找到了“婆家”。

  長期以來,由于找不到“婆家”,不少民間公益組織在合法登記方面存在困難。來自浙江省溫州市的滕芙茜12年前和幾個朋友成立公益組織——溫州“182”義工協會,開展助學、敬老等活動。由于找不到業務主管單位,他們一直沒能到民政部門登記,在開展活動時常常被質疑是騙子,由于沒有法人賬戶,企業也沒法給他們捐錢,社團生存艱難。

  在國務院機構改革和職能轉變方案公布之前,全國多地已經開始了社會組織登記的改革,這給《方案》的提出打下了實踐基礎。

  2013年1月26日,民政部與浙江省政府簽署合作協議,共建溫州市民政綜合改革試驗區。社會組織成為改革的重要內容,如在登記上,除政治類、宗教類、社科類的社會組織外,其他社團直接進行登記,同時降低開辦資金要求,政府還對社會組織進行扶持培育。“182”義工協會就是受益者之一。“我們已經拿到名稱預登記了,應該很快就能辦下來。”滕芙茜對協會未來的發展充滿期待。


  “零開辦資金,給我們省下很大一筆費用,而且政府還給我們提供了免費的辦公場地,這讓我們的社團一下子‘活’了起來。”另一家名為“溫州市綠色水網環保公益中心”的公益組織最近也得到了順利登記,負責人白洪鮑說,這個政策對他們的幫助很大,他們已連續開展了多個環保活動,效果不錯。

  溫州市民間組織管理局局長蔡建旺表示,自改革以來,溫州市的社會組織發展出現井噴狀態,短短幾月成功登記的就有400多家。

  寧夏民政廳也在2009年放開了教育、科技、公益類“民非”社會組織以及非公募基金會的登記。此類社會組織在放開之后增長迅速。據了解,2009年以前,寧夏全區性非公募基金會只有15家,到目前已有41家,而全區性“民非”組織也達到150多家。從2012年開始,寧夏民政廳嘗試放開公益性社團。

  各地改革促進了社會組織的合法化,增加了他們的積極性。目前浙江登記的社會組織有三萬多家,備案的有六萬多家,另外未登記未備案的草根組織也有五六萬家。新政策意味著很大一部分“黑戶”能夠取得身份。

  “美國近3億人口,擁有200多萬家社會組織。而我國13多億人口,僅擁有40多萬家社會組織,可見發展空間巨大。”浙江省民間組織管理局副局長羅光華說,自“十八大”以及此次大部制改革方案出臺以來,浙江省民間組織十分活躍,都在期待相關部門正式發文。

  寧夏回族自治區民政廳民間組織管理局副局長馬玲說,鑒于目前關于放開社會組織登記只有相關精神沒有具體辦法,各地都仍在逐步探索,他們正在調研考慮起草相關意見,以指導各市縣民政部門相關工作。同時,他們也提出今后要成立社會組織綜合監管服務體系,明確監管職責。

有學者認為,政府職能的轉變和下放,需要一定數量且組織機構較為健全的社會組織去承接,由此可以預計,隨著大部門制改革與社會組織管理體制改革的同步推進,未來社會組織將迎來蓬勃發展時期,“這將是一次社會生產力解放的機遇”。

“準生”容易了,還得“喂好奶”

  一場地動山搖,“4·20”蘆山地震牽動全國上下,四面八方的志愿者帶著善心涌入災區,卻發現很快“中槍”,被戴上了“添堵”的“罪名”。志愿者之爭背后,折射出的是我國社會組織的尷尬。

  今年兩會,《國務院機構改革和職能轉變方案》明確“行業協會商會類、科技類、公益慈善類和城鄉社區服務類四類社會組織可直接登記”。社會組織終于可以不用“爹媽”領著去拿證了。

  那么多社會組織生出來,怎么活下去,會不會夭折在路上,病在途中。原來,社會組織的尷尬不止在生前,還有出生后的麻煩事兒。政策不完善,財政扶持少,專業化培育缺乏,配備的工作人員欠缺……以這次志愿者之爭為例,“熱心腸”遭遇冷批評,讓信息發布缺位的尾巴露了出來。抗震救災一盤棋,需要統一平臺,發布動態聲音,讓志愿者知道什么時候去,什么時候不去,去了干什么,不干什么。以后不妨設立統籌協調志愿者的機構,實現社會組織和政府的有效對接。

  社會組織不是政府部門,更不是政府的附屬,邊界自然不得有“爭議區”。鬧得沸沸揚揚的紅會危機,暴露的就是政府和社會組織“混搭”的問題。

  給社會組織“松綁”,就做個好家長,該管的管,不該管的放手。不要抱著“離開了爸媽,孩子怎么活”的家長心態事事都管。
“準生”容易了,還得“喂好奶”。話說回來,降低門檻不等于不要門檻,放開登記不等于不要監管。相關部門還應在資金、反饋、培訓等方面給社會組織一些錦囊,扶上馬再送一程,讓其走向有序發展。

社會組織發展還有多少“硬骨頭”要啃

  登記新規為社會組織發展降低了“門檻”障礙,但業內人士認為,要真正實現快速良性發展仍須啃“硬骨頭”。

  “首先就要厘清社會組織與政府的職責邊界。”北京大學政府管理與產業發展研究院執行院長閻雨說,社會管理創新的實質和核心是政府管理創新,更好地發揮社會力量在管理社會事務、反映利益訴求、協調利益矛盾、促進社會和諧穩定中的作用。社會組織作為人才庫、智囊團,不是政府部門,更不是政府的附屬,因此應保持社會組織應有的自主性、獨立性。

  浙江省民間組織管理局副局長羅光華認為,合理的關系應當是“小政府,大社會”,讓雙方功能都得到充分發揮。這就要求政府放權,為社會組織創造寬松的環境,并拿出職能轉移目錄表,比如醫生、教師等從業資格的認定、審核這類事情就可交由社會組織來做。這意味著有關部門可能會失去一些利益,對政府改革的力度來說是一個考驗。 

  “社會組織的成長需要過程,尤其是對于非營利性組織,還要從稅務政策上打破門檻,真正幫扶民間機構的成長,這是目前最迫切的難題。我們期盼有關部門能加強政策幫扶,進一步支持我們參與社會管理。”“溫州市綠色水網環保公益中心”負責人白洪鮑說,現在,溫州一些地方已打造多個孵化基地,并加強專業化管理培訓,但利用率仍需進一步提高。

責任編輯: hannah
新疆18选7开奖走势图 手机微信打8局红包麻将作弊器 能提现的棋牌游戏靠谱的 打香港麻雀都用什么app 内蒙古十一选五app安卓版 苹果手机怎样下载陕西闲来麻将 白山视频游戏视频 银川划水麻将群 辽宁快乐12走势一定牛 w彩票注册 江苏快三下载